录案号

婚生子女和非婚生子女是矛盾关系吗(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)

原告张某甲、张某乙的母亲段某和被告张某于2012年9月相识,双方非婚同居期间于生育长子张某甲、次子张某乙。后因段某与张某不和,两原告均跟随其母亲段某搬到广州生活。其中,张某甲在广州就读小学,张某乙在所住小区的幼儿园就读。原告要求被告依法履行法定抚养义务,被告置之不理,严重损失了原告的合法权益。因此,原告为依法维护合法权益,向法院提起诉讼,请求判决张某甲由被告张某抚养,张某乙由段某抚养,各自承担抚养费;依法判决被告一次性支付两原告从2018年5月至2021年1月共33个月的抚养费,按每月5000元计算,合计165000元;依法判决被告一次性支付大儿子张某甲从2018年5月至2021年1月的教育费70000元、保险费6900元。

法院裁判

法院经审理认为:案件的主要争议焦点是:1.原告张某甲、张某乙的抚养权应否在案中处理。2.张某甲、张某乙的抚养费应如何支付。

对于问题1,抚养费纠纷是指被抚养人因向抚养人索取抚养费而引起的纠纷。两原告主张在该案中处理抚养权问题,与该案属不同法律关系,应该另辟法律途径解决。故法院对原告的第一项诉讼请求不予处理。

对于问题2,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,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。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者生母,应当负担未成年子女或者不能独立生活的成年子女的抚养费。

案中,两原告系段某与张某的非婚生子,一直跟随段某生活,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》第一千零七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:“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者生母,应当负担未成年子女或者不能独立生活的成年子女的抚养费。”两原告自2018年5月至2021年1月期间由段某抚养,则两原告的生父张某应该承担抚养费。

根据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〉婚姻家庭编的解释(一)》第四十九条的规定:“抚养费的数额,可以根据子女的实际需要、父母双方的负担能力和当地的实际生活水平确定。有固定收入的,抚养费一般可以按其月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至三十的比例给付。负担两个以上子女抚养费的,比例可以适当提高,但一般不得超过月总收入的百分之五十。无固定收入的,抚养费的数额可以依据当年总收入或者同行业平均收入,参照上述比例确定。有特殊情况的,可以适当提高或者降低上述比例。”案中,原告主张被告经济状况良好,在深圳开办有建筑公司,居住在大房子并开豪车,但未能提交相关证据予以证实。被告张某也拒不到庭配合调查。故法院参照广东省2020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中2019年全省一般地区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8118元/年确定被告张某的收入状况。鉴于被告张某拒不履行抚养义务,两原告的母亲段某既要抚养照料两原告,又要参加工作,对儿子的付出较多,且母子三人在广州生活消费水平较高,故法院酌定按被告收入的50%确定两原告的抚养费。被告张某每月应支付两原告的抚养费为2005元。

两原告主张被告张某支付两原告自2018年5月至2021年1月共33个月的抚养费共计165000元(按每月5000元计算),但未能提供相关证据证实被告同意按5000元的标准支付两原告每月的抚养费。被告张某应按照每月2005元的标准,支付两原告自2018年5月至2021年1月的抚养费66165元。

至于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大儿子张某从2018年5月至2021年1月的教育费70000元、保险费6900元,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》婚姻家庭编的解释(一)第四十二条“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七条所称‘抚养费’,包括子女生活费、教育费、医疗费等费用”,原告所主张的教育费、保险费,应属抚养费的范畴,不应另行主张,故法院对原告的这一诉讼请求不予支持。

综上所述,法院判决被告张某向原告张某甲、张某乙支付2018年5月至2021年1月的抚养费66165元。

法官说法

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,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。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者生母,应当负担未成年子女或者不能独立生活的成年子女的抚养费。

(来源: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)
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以及网络收集编辑和原创所得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,详见本站的版权声明与免责声明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2358834048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 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lalmwl.com/falv/9078.html

分享:
扫描分享到社交APP
上一篇
下一篇
发表列表
请登录后评论...
游客 游客
此处应有掌声~
评论列表

还没有评论,快来说点什么吧~

x

注册

已经有帐号?

遇到问题?请给我们留言

请填写您的电话号码,我们将回复您电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