录案号

郭利案(原三鹿奶粉董事长将出狱?“结石宝宝”父亲却坐5年牢,死磕13年)

文|哈哈

编辑|哈哈

最近原三鹿奶粉董事长田文华将于近期出狱?此消息一出,舆论一片。

其实在此之前,就已经有不少媒体报道说,田文华因为在监狱内表现良好,所以三次获得减刑,原本的无期徒刑也早就改成了有期,现在13年过去了,她或许会提前出狱。

许多人再一次被带回了2008年,“三鹿毒奶粉”事件举国震惊。

30万儿童,每一个都是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宝贝,更是国家的未来,但就因为喝了“三鹿奶粉”,一个个变成了大头娃娃。

不仅如此,还留下了终身疾病,比如:肾病、颅脑畸形等综合症。

这让遭遇此事的数十万家庭瞬间“天都塌了”!

而在铁证之下,田文华百口莫辩,最后锒铛入狱,被判处无期徒刑。

当然受害者家庭也获得了赔偿,标准是:死亡赔偿20万,重症赔偿3万元,普通赔偿2000元。

可这样的赔偿能管得了一个孩子的一生吗?能抚平一个家庭的伤害吗?

显然不能。

于是众多家长纷纷联名上诉,他们希望讨一个公道,为了自己的孩子,更为了避免以后再有这样的事伤害到他人的孩子。

可上诉并没有得到令家长们满意的结果,此事只能就这么草草了事。

许多受害儿童的家长们选择放弃,回到了自己的生活当中,毕竟孩子已经成了“大头娃娃”,他们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跟商家耗下去。

不过在这么多家长中,却有一个男人,一位父亲,他没有退缩,坚持自己的维权之路,跟企业死磕了整整13年。

为了给自己心爱的女儿要一个说法,他因此丢了工作,抛弃了自己原本令人羡慕的生活,甚至还为此坐了五年的牢。

他就是自称为“结石宝宝父亲”的郭利。

如果没有“三鹿毒奶粉”事件,郭利的人生可能会是另一番模样。

从社会精英到阶下囚,仅需一罐毒奶粉

郭利出生于1974年北京的一个中产家庭,父母都是高知分子,毕业于高等大学,父亲是外事翻译,母亲是行政秘书。

因为从小耳濡目染,郭利的熟练地掌握了英语和德语,毕业后,进入了央企工作。

而随后他的生活更是顺风顺水,转做同声传译后,年纪轻轻的他一年就能赚到百万。

后来郭利与自己年轻漂亮的妻子结了婚,并在2006年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,

都说女儿是父亲的贴心小棉袄,而女儿更是父亲的心头肉,所以郭利十分疼爱自己的女儿,所有的东西一定要选择最好的,就连奶粉也是一样。

当时施恩牌奶粉归属雅士利集团的大牌奶粉,当时名气很大,背后还贴有“美国施恩婴幼儿食品”标志。

并且他们声称:“奶源100%来自国外。”

所以郭利立刻选中了这个牌子。

平时,因为妻子身体不好,所以女儿基本上都是郭利在照顾。

而郭利也享受到了身为一个父亲所有的快乐,他给女儿精心准备一日三餐,带女出去玩,教女儿外语和画画。

生活是这么美好,可就在2008年,一切都化为了泡影。

当时9月,国家公布了含三聚氰胺成分的“问题奶粉”名单,郭利购买的名字洋气的奶粉就在其中。

于是他急忙带着女儿去医院检查,等拿到了检查单时,郭利浑身颤抖,他根本无法接受医生告诉他的事。

因为通过检查,郭利的女儿不幸患上了双肾结石。

郭利气愤中带着恼火,气愤是因为“三鹿”奶粉厂家的不负责,恼火的是,毕竟这是他给女儿挑选的奶粉,要不然女儿一定会健健康康的。

于是郭利去找施恩奶粉理论,但却被厂家拒之门外。

郭利根本无法接受厂家如此敷衍的态度,于是他自掏腰包拿着奶粉去做检查,发现施恩奶粉中的三聚氰胺含量超标130多倍。

而当他调查了施恩公司的国外信息时,又发现了让他更为吃惊的事,原来美国施恩只是一个空壳公司,根本没有生产资质。

郭利再也无法容忍,于是在2009年4月,郭利找奶粉生产企业索赔,并向媒体曝光问题奶粉以及自己的女儿食用后造成的危害后果。

奶粉企业这才跟郭利进行了协商,他们在6月13日达成和解协议,奶粉生产企业补偿郭利40万元,而郭利于出具书面材料,表示问题已妥善解决,不再追诉并放弃赔偿要求。

但不久后,6月25日,北京电视台播出了题为《一个男人,如何使施恩奶粉低头》的视频,主要内容就是郭利的遭遇,还有反应的奶粉问题。

可没想到,还没过一个月,郭利就被警方以敲诈勒索罪逮捕了,这又是为什么?

协商维权,误入圈套

原来在节目播出四天后,是施恩奶粉主动找的郭利,除了提出想要再次赔偿外,他们的老总还坚持要见郭利一面。

当时郭利只以为是奶粉生产企业有诚意,所以就去了。

郭利说,自己家里人对赔偿不是特别满意,妻子因为这件事不仅流产了,而且精神也受到了严重的损伤。

对方表示,郭利说的他们都能理解,愿意补偿郭利的一切损失,所以双方当时的谈判是非常顺利的。

而郭利见到对方态度这么好,就说这也不是钱的事,并合理地提出了自己的赔偿要求。

但让郭利没想到的是,奶粉生产企业不仅没有还价,还主动提出让郭利尽管往多了要,甚至答应给郭利300万的赔偿金

不过奶粉生产企业当时提出了一个要求,让郭利一定要把过程和赔偿内容写得详细一点,而且越感人越好。

在双方在北京签订了协议之后,施恩公司让郭利前往杭州,在那里他们会把赔偿款转给郭利。

郭利见对方态度这么好,自然也没想太多,于是就跟母亲去了杭州。

但某天晚上,他突然被杭州警方带走了。几天后又辗转被带到广东潮安,而潮安正是雅士利集团所在地。

在2009年7月23号的潮安,郭利被正式批捕,罪名是“敲诈勒索罪”,报警人是雅士利集团。

郭利这时候才想明白,自己被雅士利给套路了。

不过郭利自认为身正不怕影子斜,他觉得法院肯定搞错了,只要讲清楚一切,自己很快就能出去。

但事情一波三折,跟他想的完全相反。

三次审理,五年牢狱之灾,妻子竟然成为了奶粉厂的证人

当时广东省潮安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郭利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采用要挟手段,勒索公私财物,数额巨大,其行为应当以敲诈勒索罪追究刑事责任。

而郭利则称自己索赔300万元的行为是维权行为,并且也没有要挟奶粉企业,双方一直在协商解决问题。

不过广东省潮安县人民法院并没有采纳郭利的辩解,并且认为郭利主观上有向企业索取300万元的意图。

其次郭利之前已经跟奶粉企业签订了40万的赔偿协议,现在又再次提出300万元的赔偿,不存在合法的请求权,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。

而郭利对被害企业实施了具有刑法意义的要挟行为如果对方不答应,就要通过媒体进行曝光,这也引起了公司的惧怕。

所以广东省潮安县人民法院认定郭利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。

这样的审判结果让郭利根本无法接受,于是在一审宣判后,立刻提出了上诉。

不过在2010年2月5日,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他的上诉,维持了原判。

但这件事被媒体进行了报道,当时一片哗然,于是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审查。

2010年5月31日,广东省高院作出再审决定,指令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再审。

郭利又看到希望,不过这一点点希望也很快就被浇灭了,因为在审判期间,郭利发现妻子竟然变成了雅士利的证人!

这让他一时难以接受,夫妻本应该同舟共济,更应该一起为女儿讨要公道,妻子却在这个时候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。

他的妻子还向施恩公司提供书面证明,称自己和女儿身体健康,维权是郭利的个人行为,和家人没有任何关系。

正是这纸证明,坐实了郭利“敲诈勒索”的罪名。

于是2010年12月30日,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确认原一、二审认定的事实,认定郭利构成敲诈勒索罪。

到此,郭利所有的努力都变成了无用功,开始了5年的牢狱生涯。

刑期内拒不认罪,出狱时身患重病

在服刑期间,郭利拒不认罪,并且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的申诉,这样的他一次减刑的机会都没有。

同时在狱中,郭利也被特殊的对待。

不管单独关押,还是集体关押,没有一个人会跟他讲话。

他当时并不明白,后来才知道,狱友都得到过警告,不允许私下和他说话。

可就算这样,所有的困难也没有把他为女儿讨公道的信念所泯灭。但因为在监狱中从来没有见过女儿,他已经渐渐忘了女儿长什么样子。

没人说话,思念女儿,心里憋屈无处可释放时,他就会在案件卷宗上画画。

其中有一副让人看了以后感触很深,画中是出狱后的他和自己的女儿,父女两人手拉着手走在维权的路上。

就这样郭利坐了5年牢,一天也没少,2014年7月22日,郭利刑满释放。

那时的他苍老的不仅仅是年龄,还有身体,他的腰、肝脏都出现了问题,腿的神经也受损,有时站在那里都会突然摔倒,走路需要拐杖更提不了重物,甚至连他的认知能力也明显下降。

2014年9月23日,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向郭利签发《残疾人证》,郭利为四级智力残疾人。

但就算如此,郭利没有再找工作,而是继续寻找翻案的证据,他让要证明自己的清白,为女儿讨一个公道。

高院提审,沉冤昭雪

但事情已经过去了五年,这条路谈何容易,郭利只能四处奔走,来回北京和广州之间。

因为没了收入,他只能坐最便宜的火车,这一坐就是20多个小时,对于他的身体来说无疑是巨大的负担。

皇天不负有心人,他找到了许多证据,例如施恩奶粉曾威胁他的家人,设计圈套陷害他等等。

之后没有钱请律师,郭利就独自一人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。

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女儿,可时隔多年,出狱后见到了女儿时,女儿看他却像一个陌生人,身为郭利的父亲内心又该是怎样的痛苦?

而且见面时,女儿身边总会跟着人,就像是在提防着他一样。

可这些他都不放在心上,因为他知道女儿曾经画过一幅画,画中的爸爸是从天上飞来的仙子,而女儿是地上的一朵花。

这让他心中的信念越发的坚定,因为他知道女儿是爱他这个爸爸的,他要为自己翻案,证明自己的清白,好让女儿不用因为自己被别人指指点点。

终于,事情迎来了曙光。

在2015年5月21日,广东省高院决定提审本案。

广东省人民检察院认为,郭利的行为不符合敲诈勒索罪的主客观要件,其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,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郭利的定罪量刑错误。

在两年后的2017年4月7日,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再审,判决郭利无罪。

郭利终于翻案了,自己也终于清白了,可他现在却孤单一人,在监狱中时,妻子就已经主动跟他离了婚,五年时间未见,女儿也跟他不亲近,更是落下了一身的疾病。

2017年6月至2018年6月间,郭利到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等医院就诊及检查,结果为双眼视物模糊,脑血管病(慢性病)和动脉硬化,脂肪肝等。

而且因为身体原因,他也已经不能再从事工作。

原本幸福美满的生活变成了今天这幅田地,他又该怎样生活?

于是郭利选择向奶粉公司索赔,他要求支付当初协议赔偿的款项,并赔偿这些年精神及身体损害,共计4000万美元。

但这条路也是漫漫无期,因为如今雅士利已在香港上市,被蒙牛收购,资方更换了,郭利早就没了索赔对象。

但从一开始郭利就没有选择放弃,现在更不会。

而当谈到妻子时,郭利显得非常释怀,他只说了一句:“善良,无知,善良让她更无知,无知也让她更善良。”

正义之路从来不会平坦,而郭利的案件也给法院留下了宝贵的裁判案例,不管郭利最后的寻到什么的结果,我们只希望:郭利之后再无郭利。

文/来源:哈哈Q科君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以及网络收集编辑和原创所得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,详见本站的版权声明与免责声明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2358834048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分享:
扫描分享到社交APP
上一篇
下一篇
发表列表
请登录后评论...
游客 游客
此处应有掌声~
评论列表

还没有评论,快来说点什么吧~